latonia

「 解不了的焦渴 停不下来的
盛夏的阵雨 」

……

农药有毒

今天遇到对面装b四人组,一开始我方逆风对面开始嘲讽“四打五都打成这样”| ू•ૅω•́)ᵎᵎᵎ

我一个想搞事情的小鲁班默默无语打野发育,但我方赵云一直在送,我方安琪拉又骂这个送人头狗。

我方短腿太多,被对面紫霞仙子和猴虐杀,越塔到水晶虐杀那种。三面龙喷我们高地塔时,他们开始装b了。有兵线的时候,他们不推塔,大概是想戏耍我们,全员从地图消失。

之后,我们开始认真打了,团战赢了。安琪拉的确还挺会玩。

可没兵线我们退守,中路团战时,我们四人死亡。对面的猴和众人终于醒醒了,从上路一路攻入水晶。这时,是我们的赵云,他没有参团,他是我们唯一留下的火种。他从中路带过去两路兵线,虽然被对面...

大概,暑假过后我就会成为死鱼般的废人了。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刘绪围绕着500米的操场跑步已经是第二十圈了,汗水早已经浸透了灰白色的背心。冷漠的白色镁光灯把他的身体分割成了两半,额头上闪着一片透亮的倒影。耳机里播放着午夜的电台,男女主播愉悦地讲着别人的家庭琐事。

“太累了”刘绪忍不住默默抱怨着,上个月已经满二十六岁的身体已经被时光光临了么?曾经他可是大学校篮球队的小前锋呢,如今在办公室里常年做表的他,现已经由八块结实的腹肌转换成了了一整块肥肉。跟随着腿的机械摆动他爬上十几个台阶,跑到了操场观众席,从包中抽出自己的黑框眼睛带上,打开一瓶农夫山泉狠狠地灌倒了肚子里。喝完,他从嘴里发出满意地哈气声,顺便坐在了橡胶台阶上面。

“今天为什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按照自己的映像,涂的子俊的上衣。

连续几天都会梦到自己在网游的画面里,不停地跑路打怪。明明已经与网游告别那么多年了,网络世界却在我大脑里根深蒂固了?如果真的活在一款游戏中,我只是一串代码,一切都是虚无的,这样该多好…

最近成为了岚的迷妹,因此有感而发画了一系列的图(虽然很潦草)。

啊!现在的心情还在激动中,好久没那么燃过了!因为在两天时间的闲余时间赶出来真是对我的挑战。

嗯,最后还想吼一声,马子俊,来娶我啊!

追太阳的炽热星 下

3.徘徊的灵魂

晚上露水很重,温度很低。安娜坐在跳跃的火堆旁披着毯子,蜷着双腿盯着火焰发呆。哈德罗忽然从树丛中跳出来,慢慢走到安娜身旁,问:“为什么你对这件事情那么执着?明明这只是国王内心的自我安慰,任务是无法完成的。”

“那你不也是坚持地来到了黑雾森林?”

哈德罗在火光的照耀下嘴角一瞥,他把剑放到树旁,与安娜并排坐下。“好,世上的人总是有无穷无尽的追求,我从小寄人篱下,那时几天里滴水未进的穷日子是家常便饭。七岁时就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直到一天我被王宫的人关到监狱里,我却被告知我是贵族的私生子,从此我成为了那个恶心的老头子的唯一儿子。在他生前我尽量表现得像个好人,他死后我继承了他所有的...

给自己的脑洞配图,好不容写到最后一战了又被卡住。

像素还能再渣吗!!


呃,我的想法只是想问候一下十二月,证明我还活着。

画杂图的美好时光。

1 / 2

© lato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