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onia

「 解不了的焦渴 停不下来的
盛夏的阵雨 」

……

梅先生掌握着这场戏,他在监控里看到了一切。

男人把女警察打晕,梅先生看出来,已失去了原来身份的男人已久还是最爱他的妻子。

我们解决了这些事情。刘hr讲缠在男童手上的白色绷带在齿轮上割开,我们将男童抱着跨过了间隔。

逃出了工厂,我只记得他一只手拉着我使劲地向前跑。身边越来越光明,越来越亮,我们笑着,直到一切虚无。

 
评论

© lato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