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onia

「 解不了的焦渴 停不下来的
盛夏的阵雨 」

……

月亮人

 衫田一自2007年来到东京,他已开始计算着这座城市的内部程序保持着每秒1mb的速度运转着,之后无论主动进入,驻扎的新程序如何崩溃都无法攻入内部的运转规则。

 东京大学毕业之后,衫田一专修心理学并以犯罪心理学的论文成功进入东京警局担任检察官的工作。

 在某个冬季夜晚,东京的第一场大雪已消融的无影无踪而天气依旧寒冷得使这最热闹的街区少去了三分之二的人流。大约八点十分,衫田一端坐在侯班室里喝着速浓咖啡,呆呆地望着电脑里的交友网站的聊天提示不断闪动,心想,大概又是一个清闲而无聊的夜晚了。

 正当他打算寻找一个相貌不错的女网友来打发时间时,值班警察突然闯了进来,表情严肃,说:”银座广场附近有人被杀害了。”

 衫田一立即起身与办案小组立即到达现场,并开始进行现场封锁取证。据群众举报,尸体发现于一条相对偏僻的露巷,而两壁却都是相对落后的商业楼,最高不过是四层楼的高度。衫田一向来对工作兴趣寥寥,更令人无法置信的是一个接近190cm的成年人竟还是晕血,因此他在工作人员有序地勘察时边已退到了十米远的巷口,因为寒冷把脸藏到了围巾里。

 办案被部长从现场最先走了出来,看到瑟瑟发抖的衫田一心里净是对新人的不满,同时并将这种不满表示在他已被岁月深刻下痕迹的方形脸上。组长靠着车身点燃了一只烟长长地吸了一口,说:”被杀的人是个年轻的女性,脸已经被刀划得不成样子了。”

 ”那么冷的的天里竟还有人跑出来杀人,真是缺德。’衫田一心想的只是快点回到空调全开的室内而不是谈论这之后会重复报告的现场记录。然而部长想的却是这个不务正业的黄毛小子凭借自己的学历来到日本的中央警局快是时候被解雇了,然而他却是一个莫名地具有魅力的人令所有人并不能彻底讨厌他。他又开始描述他对案件的猜测,衫田一在一旁随意地聆听着。

 ’这里不允许通过’一个声音引起了衫田一的注意,他望过去看到一个年轻人被刑警堵在了密封条外并气冲冲地说:”我如果不走这条路就回不到我的住所了。’

 刑警了解到这个年轻人是外来的人便只好说:”你可以从右手旁的这条路经一个路口就可以找到你应该走的那条路了。”衫田一望着寒夜中那个在霓虹灯下瘦弱的青年人略有眼熟,他走过去,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他期待地瞥向那个年轻人的脸,突然双目相对,首先是惊讶几秒钟后立即转为了欣喜。衫田一大喊了一声:” 末七,你是近藤末七?你怎么来东京了?”
 
 这位名叫末七的人是衫田一从小学到高中的好友,因为学业原因已是将近七年未见了。”因为我要在东京工作了。”
 
 听到这句话,衫田一心情突然凝重了起来,诶了一声便立即调整好了状态继续爽朗地说:”那我们今晚要好好喝一场了。’说完,他喊向部长:”对不起,今天我又要请假啦。’

 衫田一立即拉着末七逃离了犯罪现场与怒目而视的警官们。

 衫田一领着末七走在那路边”继续我们的话题,你在东京做些什么工作?”

 ”EGA公司向我提出了邀请,于是我从家乡的一个小软件公司跳到了东京这个著名的游戏公司,明天我就要进行最后一轮测试了。”

 ”EGA?那不是《勇者之魂》的发行公司吗?现在已成为世界500强的美国企业了,恭喜你要成为一个成功人士了。”

 末七苦笑了一下,将手塞进衣服的口袋里吐着白汽说:”我也想不到你竟然成为了一个警察。”

 ”我们都没有预料到我们有一天出现在东京这座城市。”

 ”对啊,不知道未来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过去错过了什么。”

 衫田一突然停止了前进的步伐,说:”你还在怨我报考了东大吗?”

 ”不”,末七摇摇头,”即使你曾骗我在化学课上把镁放到水里差点把全班害死,我的化学也因为你的原因永远考不到A才错过了东大,但现在那些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了。”

 继续前行,前面有一家开着明亮而古典的小酒馆是衫田一每周日休班经常来吃晚饭的地方。他领着末七走进去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一壶烧酒和少许开胃小菜。他们继续谈了一些工作的事情,衫田一了解到末七依旧继续着程序员的工作并薪水远远高出自己不禁羡慕了起来。

 他们开始尽情的饮酒,末七刚喝了几杯便开始畅谈了起来。”我记得初中开始时咱们经常被别人误以为是双胞胎,而到了初三你开始变高,直到咱俩相差了又十几厘米,那时你随着身高成绩也渐渐高出了我。”

 ”但其实,真正的距离在高中才发生。”衫田一清了清因感冒而黏重的嗓子又灌下了一杯火辣的烧酒,问:”你现在告诉我,高三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突然在最后的复习阶段消失了那么长时间。”

 ”你真的想知道?”

 ”嗯”

 ”你还记得玲吗?那个古典舞社的女孩子。” 衫田一立即点点头,”当然,那是你喜欢的女孩子。”

   末七浮现了一丝难以形容的笑容,像是大卫芬奇的电影,很黑暗很晦涩很直接。

或许我应该给你讲一下她的故事,她已经死了,在我们毕业的那一年。”

衫田一不可置信地说,”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立即就回忆起那名字叫玲的少女,青春美丽,像一朵玫瑰浓烈地绽放,常成为周围雄性荷尔蒙性状明显的男同学注目的对象。

”到底该从什么部分讲起。”末七望着那皎洁的明月自言自语道,仿佛进入了一段遥远而沉重的记忆,在他漆黑的眼眸中衫田一感受到了从未拥有的孤独与悲恸。

”贤?与那个家伙有关吗?高三的最后的时候,是他一直陪着玲的。”

——

末七终于想起了如何开口,他像失去中心般地倚在沙发后背上。高二的实验课上,我第一次遇到了贤。那时他看起来很是孤高似乎和周围的同学没有任何交集,但在我们分到一个组内他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便断定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但我们进行细胞观察的时候,他问我有关考试的问题。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时候在校园内普遍流行的白尾猫论坛,这个论坛经常在进行考试时立即公布考试答案。贤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过多谈起此事,而在我们逐渐交好时他坦白其实他就是白尾猫论坛的创建者,而那个正确率高达90%的答案竟也是出自贤的公布。得知后,我既是羡慕他聪明的头脑还有他”伟大”的
贡献,我恳求他给予我会员的资格进入有权限的板块,贤便答应了,于是我更加信赖他了。

另外,在白猫论坛我认识了她,玲。我在一个推荐励志电影的帖子里遇见了玲,《美丽心灵》正是我们共同回复的电影。之后我们开始互相了解,我从未见过一个喜欢英国电影的女孩。我鼓起勇气,问她的名字。

松木玲,这正是早已耳闻的名字,她是在校园庆典的舞台上大放光彩的舞蹈社社长,如此遥远的距离就如我作为观众与表演者的距离,而如此我们如此靠近。因为在网络上最好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取一个别名,而我一时手足无错便想到了白尾猫的神秘创建者贤。

贤,我这样回复了她。所幸,她未曾识破。而我们一直都在网络上保持着联系,就这样时间急转至高三。

在我们决定未来的目标,努力读书时我们联系由每日联系到一周一次。四月,樱花凋落的夜晚玲没有岸往常周六约定的时候联系了我 ,那时她看起来很沮丧,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她忽然提起了太宰治,"既然要演戏就要演的好一些"。

最后,她提出了一个要求,在明晚的时候,学校东临的月龙桥上相见。

接着,她讲了一个故事。 传说的龙是伴随希望和光明的而生的龙,世间只有一条。而千年之后出现了一条银色的龙,备受诸神的惊诧与恐慌之中银龙潜逃到过世界的任一角落,撞的流血流泪汇成了河。而骄傲的金龙燃烧世界的任一角落,带来巨大的灾难,于是又被诸神协力驱赶到了太阳上去了,这时诸神才想起至阴的银龙是为了抗衡金龙而存在的。于是人们将那只已化为河流的银龙称为月龙。

而我对这个故事很麻木,而她又开玩笑地说,这是她乱编的。

真正令我苦恼的是,我们并不能坦诚相见而又无法回避。之后我找到了贤当作了我的替身。贤竟然答应了,我庆幸又苦恼于贤的过于俊朗的外表会令玲作出未知的事起来。预料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玲与贤在月龙桥见面之后开始形影不离,好似情侣。

我面对好友的疏离与被人掠夺的感情开始失去了耐心。我告诉了贤我的想法,而他的脸上却充满了嘲弄并甩手离去。而玲在那个时候竟开始被人排挤,有一次我在体育课时看到她被几个舞蹈社团员推来推去。事实证明,她的悲惨闹剧还未结束。

在白尾猫的权限板块里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一组照片,那个披头散发,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的少女摆出生硬的动作,环境是一个漆黑的卧室。那个清澈的瞳孔与眉角的痣令我至今难忘,上演艳照戏码的人正是玲。

三日后,玲便消失了,从此校园再未出现过她,而有关她的流言依旧风生水起。

说到这里,末七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或许,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许多事情,不应让玲认识到贤。”

”那你的意思是,玲就在那一次死了?而她死亡的原因是因为贤?”

”不”。末七答道,”我只是推测会和他有关,但是事实证明他依旧保持之前的样子,独自一人,没有任何情绪,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没有了任何交往。”

衫田一没有任何回复,他反复用筷子搅拌着刚刚端上来的无汤的牛肉担担面,素日爱吃的美食今日没有了胃口。他有着一个直觉,末七肯定又是隐瞒着什么,但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局外人,他也听说过玲的死亡,也曾经过末七认识那位外表如女孩子一般的冷峻少年贤。”不知道过去错过了什么”,他想起了这句话。

现在已是晚上十点钟了,酒馆的照明灯因为快要打烊了已经关掉了大半,此时只有几个中年男人伏在桌子上喝着闷酒,观看着电视上播放的夜间新闻。又经过了几次的碎语交谈,他们二人也离开了这里,分别的时候天上却飘起了雪花,如碎裂的白羽连绵不绝。衫田一望着雪夜中渐渐消失的末七的背影,强烈的孤独感袭来比过那寒风的凛冽。如果时间为计量单位,是不是与感情的消失速度成为正比。

五日之后,衫田一在乘坐电车的时候接到了末七的短讯。末七已被BGA游戏公司录取,衫田一知道的时候竟毫无顾忌地笑了起来,电车上人挨着人几乎没有任何呼吸的空间,估计自己也被当作一个怪人吧。

”恭喜,你已加入最繁华的都市东京上班族的行列。”

衫田一依旧继续着每日的清闲工作,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帮助其他同事买便当,跑腿。在他冲咖啡的时候,他和近几年从自己家乡调来的上司谈起自己身边的事情,便忍不住将玲的事情说了出来。

而那位将近五十岁的刑警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啊,其实那个案子是我接手的。”

”什么?”他不可置信地差点把马克杯摔在了地上,他立即双手合十放在头顶上,向自己的上司鞠了一个躬,”头,你能把这件事情给我具体讲述一下吗?”

因为衫田很有人缘,所以老上司打趣道,”怎么,你竟也会对案子感兴趣了?”

”拜托"

”好吧,呃,那大约是四月的时候,樱花凋落的时候。那个叫松木玲的女孩是在河里发现的,尸体几经泡了一个星期才在月龙桥下被一个流浪汉发现了。”

"是自杀吗?”

”不,发现的尸体上有多处淤痕和皮肤腐烂,当然,是被人虐待后自杀的。之后我们查到了杀人凶手是她的母亲的男朋友,那个男人在她母亲不在的时候强行侮辱了她,而她反抗无效喝下氢化氰自杀了,男人害怕就把她的尸体抛进了河里。”

”没想到。”衫田一疑惑,从那里来的剧毒化学药品。

”没想到什么?”

”没什么 ,只是没想到玲竟然有个这样的家庭。”

”那是因为玲的母亲太过风尘,虽然是个外表很美的女人,但和很多男人着有联系。比如我们找到了玲的生父,而那个男人竟有一个和玲一样年龄的儿子。”

衫田一将所有事情联系起来,以及为何末七地回避,他似乎找到了一个新思路。”请告诉我,那个男人叫什么。”

”这,我哪记得清,这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只记得登门拜访的时候,那个男人住在一个很贵的街段,大概是竹下街。”

末七的家就住在竹下街。为何末七接近玲,从来没有向玲解释他的存在,又为何否定自己对玲的喜欢。衫田一想证实自己的推理正确,他需要更为准确的资料。他立即想用电脑调出那个案件的资料,放下马克杯准备离开。

老上司在背后忽然发出一个声音,”我想起来了,和你那个朋友一个姓氏,近藤。”

之后,衫田一找到了之前的案子,果然,松木玲与近藤末七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此时,衫田一坐在办公桌旁,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他想到了那瓶氢化氰化合物,而作为白尾猫论坛的创建者贤是个极度聪明的人,想必他还会有更多的联系,比如为何给玲那些致命毒药。

”或许,警察是个很有意思的工作呢。”衫田一想。在东京这快速运转的程序中,自己也只能顺应规则了。

—end

后记:为了纪念自己的无聊的高中时光构思一个推理短篇,其实也不算什么推理了,只不过是无结构的一时兴起的故事。

向东京大学表示敬意!

评论
热度(2)

© latonia | Powered by LOFTER